河南可能发生蝗灾的消息,自然也很快通过特殊的渠道送到了江陵。但是对于暂且鞭长莫及的周淮安而言,这未尝也不是给予那位未来的天命之子,一道充满潜在考验和挑战性的试题;就看他怎么选择了。

  比如他在相应的利益立场和自身局限性的前提之下,究竟能够做出怎样的决定,或又是能够走出到怎样的地步去。才能决定日后太平军政权继续与之互动的对应态度和政策方向。毕竟,太平军一旦解决了淮南的局面之后,必然重新考虑淮河以北中原地区的对策了。

  当然了,哪怕事情到了最坏的那一步,最起码太平军暂时开放鲁阳关来接收和吸纳,来自河南境内的流民是不成问题的。不过这样也意味着河南的局面彻底失控,而陷入到糜烂不堪的混沌当中去了。

  事实上得益于穿越者带来的福利,太平军对于类似的灾害早已经有足够成熟的处置经验和现成的运作体制了。当然了,由于处于南方的缘故,主要面对的问题还是几条水系的洪水泛滥和沿海不定期的风灾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说,只要有足够的物资储备和应对方案,再加上日常不断维护和修缮起来的水利设施,交通和通讯条件上的改善所带来的反映效率,就足以将大多数灾患控制在损失有限的范畴之内。

  这也是太平军自崛起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在珠江、湘江、汉水和长江流域,的相应水路设施建设和河道疏通灌溉工程的基本动机。并不是人力物力多得没处使了,而是这种东西需要形成足够连片区域和范围之后,才会产生真正联动性质的规模效应。

  就像是四川为什么被自古以来称为是天府之国。因为在成都平原上赖自岷江流域历代兴建的灌溉体系,已经发展的相当成熟了;以至于形成了盆地内相对稳定的自循环气候环境和局部微调体系,以及相应的灾害容纳上限。

  因此,根据社调部的抽样调查和核计处的定期普查,交叉数据对照之后就可以看出来。在太平军的治下只要不是首当其冲的人家,就会有一种奇怪的错觉或者说是蜜汁自信;自从太平军建立的统治秩序以来,就已然是多年罕见灾荒了。

  但是事实上,根据这些年上报的资料,各地零敲碎打的各种暴雨山洪,风灾虫害,潮汐瘟病,几乎是年年都有而多达数十起;毕竟这是一个人力有穷尽,而大部分生产活动还要看天时,却不断在战乱中死人的古代农业社会。

  只是在大多数的突发情况下,除了无可避免直面天灾的基本损失之外,尚且没有机会形成足够的恶性循环,乃至蔓延开来成为社会问题之前,就已经被局部的处置措施和备荒手段,给相对有效的化解和缓和掉了。

  就像是现在的淮南境内,黄州(今湖北黄石)、蕲州(今湖北蕲春)、舒州(今湖北潜山)、庐州(今安徽合肥)等地的时疫,已经被全力以赴的太平军将士给基本控制住了。这其中自然也有多方面的原因。

  比如由于之前战乱和灾害造成了淮南人口大量死亡和流失,剩下的人也大多聚集在一个个就像是孤岛似的村寨和市镇,为核心的壁垒、坞堡当中以为自保。虽然在骤然爆发的疫情面前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但是一旦下定决心以武力保障的强制手段,进行封锁和隔绝、控制的话,也是相对简单的多了。

  另一方面则是来自江南安全区域在人力物力上的保障充足,确保各种防疫措施和要求可以事无巨细的落实和贯彻到具体内容和细节上,这就是拥有强大执行力的中央集权制度的莫大好处之一。

  因此,就在军队负责水陆设卡拦截为主,武装民壮巡逻为辅的严格封锁之下,一个个可能爆发时疫的区域被分割开来,然后再按照已经发现比例的轻重缓急,划分成为不同等级的疫区分别进行处理。

  比如最为严重的疫情灾区,不但要焚烧和填埋那些已经没有什么活人的村邑,防止尸体腐烂后的二度污染和爆发;还要就地捕杀那些可能因为吃了病死之人而携带病菌的野狗、豺狼等野生动物;

  次一等的区域也要设立检查站和隔离区、缓冲地带,以为强制收容那些从疫区里逃出来的潜在携带者,作为短期内观察对象。在此期间如果遇到不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唐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再起神峰只为原作者猫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疲并收藏唐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