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真雷宗被人灭了!!”

  魔剑宗议事大殿,听了甄明的汇报后,任尧惊的拍座而起,脸色说不出来的难看。

  此刻在议事大殿内,魔剑宗的高层基本上都在,为首的正是任尧和白剑飞,南宫粼等一众长老则分座两侧,只有甄明站在大殿中央。

  “不错,据雷枭所言,灭他真雷宗的是一伙身穿黑衣头戴鬼脸面具的神秘人,和不久前进攻我魔剑宗的那些人极为类似,眼下他真雷宗仅剩下了四五百人,被我自作主张暂时安顿在了数十里之外偏僻的扇峰之上。”

  甄明出言回道。

  “将他们安置在了偏僻的扇峰?甄明,你为什么不让他们上我魔剑峰啊,你莫非不知道真雷宗和我魔剑宗的关系,真雷宗有不少人都和我师尊有交情呢!”

  李四忍不住开口斥责道。

  “师弟,你不要多说,甄长老做的很对,虽然我们和真雷宗颇有交情,但对方这次来了这么多人,谁也保不准这些人中也没有敌人的奸细,你忘了上次咱们才吃了一个大亏嘛。”

  白剑飞冲着李四使了个眼色道。

  “宗主,诸位长老,眼下情况已经很明了,有一伙来历不明的神秘之敌,企图灭我魔剑宗和真雷宗,现在真雷宗已经被灭了,而我魔剑宗的情况也岌岌可危,咱们得想个对策才行啊。”

  并没有和李四做言语上的计较,甄明直入正题道。

  “甄长老所言有理,我觉得咱们不能坐以待毙,上次已经吃了个大亏,折损了数千弟子还有不少长老,这次我们不能等着人家再打上门了!”

  “就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至少也得弄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魔剑宗出手吧,否则我们太被动了。”

  有不少魔剑宗长老纷纷出言附和道。

  “南宫长老,上次我已经让你暗中去查那些人的来历了,你可查到了什么?”

  任尧在沉默了片刻后,问向众长老中的南宫粼道。

  “宗主,此事说来惭愧,我虽然负责掌管宗门各类大小情报的收集,但查了多日,一直没有查到上次那些人的来历。”

  南宫粼面露愧疚的说道。

  “就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当日他们共来了两千多人,除了最后逃走的那上百人之外,其余的全都死在了我魔剑宗,你就是查他们的尸体,总也应该能查出些什么来吧!”

  任尧脸色难看道。

  “他们那些人在来前早有准备,身上除了一些常用的法宝法器丹药之物外,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他们身份的线索,所以我实在是无从下手啊。”

  南宫粼满脸无奈的说道。

  “宗主,南宫长老虽然没有查出什么来,但老夫事后仔细回忆了一下,倒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却也可以用作参考。”

  就坐在南宫粼身旁的余百熊突然开口道。

  “哦,余长老既然有所发现,那赶紧细细道来。”

  任尧开口催促道。

  “是这样的,当日我也曾分别和那些人中的几名元丹强者交过手,那几人虽然将身上的气息收敛的极好,但我却感应到了他们身上,皆附带有极为浓郁的血煞杀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命道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再起神峰只为原作者黑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袍并收藏天命道尊最新章节